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接单难收入少,北京出租车能否再减“份子钱”?

2023-02-15 19:54:20 826

摘要:导 读本轮疫情发生后,出租车行业再“入冬”。近日,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反映,疫情之下司机接单困难,收入很少,但每个月还要足额缴纳四五千元的承租金,也就是俗称的“份子钱”,这让她感到压力很大。2020年初,北京曾对出租车驾驶员给予减收3个月承包金...

导 读

本轮疫情发生后,出租车行业再“入冬”。近日,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反映,疫情之下司机接单困难,收入很少,但每个月还要足额缴纳四五千元的承租金,也就是俗称的“份子钱”,这让她感到压力很大。2020年初,北京曾对出租车驾驶员给予减收3个月承包金的支持措施。如今疫情再起,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还能减免吗?

出租车司机收入“惨淡”

中午12点半,在朝阳区双井街道的一处路边,出租车司机陈师傅正在车里休息。当天他一大早就出车,但网约订单一单也没抢上,转了一上午,才在路边遇到一名扬招的乘客,赚了28块钱。这种收入状况,是入行16年多的陈师傅未曾遇到的。

正在车里休息的陈师傅/记者拍摄

为做好疫情防控,不少市民居家办公,社会面流动减少。从5月12日起,出租汽车暂停到跨朝阳南部地区、房山区、顺义区(除首都机场外)等区域运营。这种情况下,陈师傅的收入明显降低。他一般早上5点半就出车,一直跑到晚上八九点,但即使是这样,每天流水也仅有两三百元。而每个月要缴纳的5000多元份子钱,也就是车辆承包金,更像是一道“紧箍咒”,让他想起来就头疼。

停靠在路边的出租车/记者拍摄

被份子钱困住的不只陈师傅一个人。5月11日,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二十多名出租车司机,大部分司机都表示公司没有减收份子钱。

这轮疫情发生后,司机们每天平均流水都是两三百元,刨去每月要交的四五千元的份子钱、油费或电费、以及吃饭等必要开销,到头来几乎所剩无几。还有司机表示,有的时候甚至一天100元都跑不出来,“这样算下来我还得赔钱出来干活,何苦呢?”

司机一周收入700多元/记者拍摄

司机通过网约车平台接单难/记者拍摄

2020年初,为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本市出租汽车行业影响,降低出租汽车驾驶员运营成本,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联合发布出租汽车行业的支持政策。自2020年1月24日至4月30日,本市出租汽车企业对承包经营的驾驶员给予减收承包金等支持措施,按照单班车70元/日、双班车及纯电动巡游出租车110元/日的标准减收承包金。

司机们希望,这轮疫情下,政府和企业也能出台相关政策,减收司机的份子钱。“我们也不奢求能全给我们免除,哪怕减一两千块钱也好。”司机张师傅说。

企业“减份”压力大

份子钱是司机的主要运营成本,也是出租车公司主要甚至唯一的收入来源。疫情下要减收份子钱,也给不少出租车企业带来了压力。

北京某出租车公司负责人表示,车辆更新、车辆保险、折旧费、驾驶员社保、税费、场地费、管理人员工资等都要靠司机交纳的份子钱。“疫情下公司有很多车都停驶了,放在那儿就已经是在亏钱了,再减收份子钱,公司连基本维持都困难。”

在路上行驶的出租车/记者拍摄

今年4月至5月,本市相继出台多项政策,对公共交通运输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同时,允许运输行业等企业缓交职工社保费等。多位出租车公司负责人表示,这些政策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解了一些出租车公司的燃眉之急。但长远来看,公司运营依然面临很大的挑战。

多家出租车公司的工作人员希望,可以参照2020年的相关减免和补贴政策,给公司一定的资金和政策支持,减少仅依靠公司来减免份子钱的压力。也有工作人员表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指导意见,划定份子钱的减免额度,避免因各家公司减免的份额不同引发不必要的争论。

有公司已在行动

个别公司已经开始减收“份子钱”或以补贴的形式减轻司机压力。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出租企业工作人员表示,今年4月份,公司对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司机均发放了300元的运营补贴。考虑到近期油价较高,又额外对燃油车司机给予了200元的油补。“但是5月份到底怎么操作,我们现在也没想好呢,主要还是得看这疫情怎么发展。”

记者从一些出租车驾驶员处了解到,5月12日,北汽九龙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出台了5月的份子钱减免政策。针对普通巡游的油车和电车,单班车每月减免2400元,双班车每月减免3300元,即单班每天减免80元,双班每天减免110元。对于后续的标准,将根据行业政策和疫情变化另行通知。公司一名出租车司机表示,非常感谢公司的这种做法,“这已经很不错了,公司对我们很体谅了。”

北汽出租公司的减份标准/来源于网络

专家:“过关”需外扶+自救

据统计,目前本市共有200多家出租车公司,大约6万辆出租车,受疫情、车型调整等因素影响,目前车辆停驶率已达到30%。有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以来,本市出租车驾驶员已经流失25%,目前已经不足5万名。

北京交通大学北京综合交通发展研究院教授李红昌认为,出租车一般被当做介于公共交通方式和私人交通方式之间的一种“准公共交通方式”,是城市公共交通运力的有益补充。如今各个行业都受到了疫情不同程度的冲击,在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要首先保证教育、医疗、公交等基本的公共服务正常运转,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可以对出租车也进行适当资金补贴以及税收减免等方面的政策帮扶。

东三环路上行驶的出租车/记者拍摄

李红昌认为,出租车行业协会要积极协调,企业和司机要加强沟通,以风险共担为原则,在份子钱减免这一问题上各方都作出让步,一起渡过难关。目前出租车订单的主要来源——网约车平台也要进一步公平分配订单,保障全体司机的收益。

他还建议,出租车行业要积极开展各项“自救”措施,比如由企业对接,开拓新的服务内容,让出租车司机承担疫情防控下的物资配送、人员运输等。

行驶在路上的出租车/记者拍摄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虞明远认为,长期来看,出租车行业还要解决份子钱和运价机制固化等问题,可以参考网约车的灵活浮动定价机制,以及平台按司机收入分成的方式,优化出租车各项管理和运营模式。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面临着不小的生存压力。如何度过这段不景气的日子,是摆在出租车行业管理部门、各出租车企业和上万名司机面前共同的问题。在外部环境不利的情况下,行业和企业只能突围“自救”。我们欣喜地看到有企业已经开始减免司机份子钱,但整体情况还需再向前一步。也希望行业各部门深入沟通,进一步优化管理运营体制、定价机制和服务模式等,让出租车行业能够更加健康地发展。

希望出租车司机的难题早日得到解决

您也有同样困扰吗?

评论区,一起聊聊

北京交通广播记者陈常松、赵明聪、主编程艳

来源: 北京交通广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