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等待、忐忑、希望:疫情下的货车司机

2023-02-15 20:51:52 463

摘要:下不去高速,一车树苗无法卸货,山东的张建成无奈求助货主再找辆当地的车接货;目的地上海突发疫情,河南的陈振靠两袋面包在高速口熬了7天,因在杭州下高速接到盒饭泪崩上了热搜;浙江的丁师傅和7位同行滞留在上海一加油站对面马路,大家就地埋锅安灶,好在...

下不去高速,一车树苗无法卸货,山东的张建成无奈求助货主再找辆当地的车接货;目的地上海突发疫情,河南的陈振靠两袋面包在高速口熬了7天,因在杭州下高速接到盒饭泪崩上了热搜;浙江的丁师傅和7位同行滞留在上海一加油站对面马路,大家就地埋锅安灶,好在很快等来了热心人送来的口罩、蔬菜等物资。

以上三位是疫情下货车司机生存现状的缩影。受访的多名货车司机向大象新闻表示,疫情下跑货运变化多,健康码、行程码、不同时期的核酸检测早已变成和驾驶证、行车证一样重要的东西;地方政策不一导致下不去高速,以及目的地突发疫情、食宿难以保证等情况,让他们陷入困境。

司机们“车在囧途”的现状引起广泛关注。据4月11日发布的《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要为因疫情滞留在封闭区域、防疫检查点、公路服务区等地的货车司乘人员、船员提供餐饮、如厕等基本生活服务,确保各项服务措施及时有效落实。而在4月7日,交通运输部召开物流保障协调工作机制会议指出,要依法依规制定通行管控措施,不得层层加码、一刀切,确保通行管控政策统一。

以下是大象新闻记者根据受访司机口述整理:

滞留在加油站“抱团”等待

浙江杭州 丁师傅

目前在上海

4月14日,我和7位陌生的货车司机困在上海奉贤区一加油站对面马路有十几天了。在这段日子里,大家从素不相识到搭伙做饭再到求助网友,一些热心人给我们送来口罩、食物和饮用水,隔天还会有流动核酸检测车来给我们做核酸,目前大家一切安好。

十几天前,我从杭州拉了一车鞋套送到上海,货物顺利卸掉,恰好赶上上海疫情,我走不了了。机缘巧合之下,我来到奉贤区四团镇新四平公路一加油站,临时在对面马路上安顿下来。这里除了我,还有7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大家遭遇差不多,这段日子一直抱团取暖。

突然滞留在上海,我最担心的是食物。第一天,我盘点了下自己车上带的吃的,仅有一点泡面和面包,撑不了几天。其他几位司机也都差不多这情况。本来想着封个三五天就解封了,没想到一再后延。为了省钱,我们几个决定自己做饭,所需费用平摊。大家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动手能力强,我们去超市买了一口大铁锅,就地垒了个土灶,用绿化带、马路上掉落的枯树枝等当做柴火,各自从车上拿出些挂面、调料,开始搭伙过日子。我们一般不做早饭,午饭蒸米炒菜,比如鸡蛋炒韭菜、莴笋炒鸡蛋,有时还能吃顿白菜炖肉,晚饭下个面条,煮个汤,吃饭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担心这样撑不了多久,我试着在网上发出求助,把我们几个人的现状说了说,没想到很快就有热心的抗疫人员、志愿者与我们取得联系,送来口罩、酒精,以及各种粮油蔬菜水果,目前生活物资不缺。期间我们也收到了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发放的物资。

很多人问我如何解决用水问题,这要感谢加油站,平时的生活用水和饮用水,加油站都会免费供应给我们。上厕所的问题也在加油站解决。至于住,货车司机以车回家,这点不发愁。

平时没事了,我们几个会刷手机或者打打牌,聊聊天,用来打发时间。你问我心里急不急?当然急,很想尽快解封能出去干活。老家亲人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问在这里情况怎么样,我说别担心,一直有热心人的帮忙。

每隔一天,会有流动核酸检测车过来给我们做核酸。上海这几天天气还可以,大家也没有出现感冒症状。

我做这行时间不长,感觉疫情导致货车多,活儿少,成本也挺高,虽然疫情下跑运输很难,但是现在哪个行业都不好做,我也不会考虑改行。如果说有什么诉求,我希望大家以后能对货车司机多些包容,现在去哪里拉货都会面临上下高速难的问题,排队等候检查,这个都理解也会配合,就是希望各地能否有个统一标准,不要一个地方一个情况,司机们都很头大。比如很多地方只看行程卡带星,不看核酸检测结果,卸不成货,就挺麻烦的。有时碰到目的地突发疫情,那就只能原地等待。

目前我们最关注的就是期待上海疫情平稳,能顺利办个通行证,继续跑车。我们也要养家糊口。

拿盒饭泪崩上热搜的幕后

河南商丘 陈振

目前在杭州隔离

对,我就是那个#货车司机杭州高速口拿到两份盒饭泪崩#热搜话题的当事人,新闻报道的是我的真实经历,不夸张。

事情是这样的,大概是3月29日,我从浙江嘉兴拉货到上海,当时上海浦东已封控。我想着自己的行程码带星号,无论去哪里都不行,老家肯定也回不去,就在距离高速路口较近的地方停下来。

安顿下来以后,我去转了超市,发现物资几乎被买空了,只剩下一些面包、米饼以及酒水,最后仅仅买到了两包面包和一些水。我当时了解的情况是可能过几天就解封了,一开始想着很快就会过去,令我没想到的是,上海这边的疫情越来越严重,防控措施也越来越严。发现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所以就连车也不敢下了,除了晚上上趟厕所,白天就一直待在车上。就这样过了七八天,两袋面包很快就吃完了,虽然在车上减少运动量可以保存体力,但是耐不住饿,肚子总是咕噜咕噜叫。

因为封控的原因,我所在的地方看不到车辆和人,想求助也没渠道。打开手机查看外卖,都是店面关闭的信息。到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了,恰好高速路口放车,我就趁这个机会出了上海。上了高速以后本来想着找个服务区调整一下,结果服务区关闭,我就继续上高速走,就这样到了杭州。

到了杭州以后的情况就如同网上报道的那样。在杭州半山通道防疫检查点接受检查时,我说了自己的情况,当地的工作人员立即把自己的盒饭给了我,还有工作人员给我送了些香蕉橘子以及八宝粥。我当时的感觉真的特别感动,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你想想一个人在外面待了七八天,突然有人对你这么好,真的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碰到这些热心人令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因为有中高风险地区的旅居史,健康码黄码,所以我到了杭州做了核酸以后就被送到集中隔离点隔离。目前我还在隔离,经过几天的休整,整个人已经恢复过来了。现在就计划着等到隔离结束以后,能尽快接活儿,毕竟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还有车贷要还。

我跑长途运输仅仅一年多,此前做过早餐,也当过驾校教练,主要路线是从老家河南商丘到上海、杭州等。买这台车共花了23万左右,付了7万首付,现在每个月要还6000多元贷款。疫情下跑运输,我的整体感受是特别难,在路上的吃住困难就不提了,就担心各地的防疫政策不一样,或者是在目的地碰到突发疫情等情况,希望以后能有改善。

下不去的高速

山东菏泽 张建成

目前在安徽

我今年44岁,干货车司机8年,以前都是我爱人跟车,现在换成了我侄子,路上俩人轮流开。

疫情下搞运输确实困难比较多。

3月24日,我从山东菏泽拉了40吨的树苗去陕西晋中。货主说的是,符合条件就能下高速。到了地方,对方一看我的行程码,不让下,我不解,菏泽没有列入高风险地区,我的核酸又是阴性,为何不让下?但是好说歹说就是不让下,无奈我掉头回去,又找了高速口还是这个原因不让下,在高速上兜了几圈最终没下去。后来熬到第二天,实在没办法了,货主又找了一辆车过来接货。

大概是4月5日,我拉了一车旧轮胎从陕西榆林到山西吕梁,下高速时还是因为行程码的事下不成高速。后来我又掉头回去,又找了个高速口,这次让我重新做了个核酸让下去了。来回耽误几个小时没问题,我纳闷的是,为什么一个地方两个政策?

之后,我又拉了一车货到河北邢台,因为太累了,在邯郸服务区待的时间有些久,行程码带了邯郸,到了邢台以后因为行程码的问题下不去高速,我无奈之下自己掏钱找了个当地的司机,把货给货主送去。

还有一次,我有一次去山西吕梁,等了三个小时下高速,当地让我掉头回去,行程码、健康码都正常也不让下。

当然也有顺利的。前段时间,我从湖北宜昌到荆州,下高速只要48小时核酸阴性即可,不看行程卡。然后从荆州到安徽池州也比较顺利,重新做了核酸即可。

疫情下在路上跑,做核酸成了家常便饭,我担心的是地方政策不一,有的地方凭核酸阴性也不行。有时候当地政策因疫情原因随时会变化,不提前了解也会耽误时间。前一段我从内蒙古赤峰拉了一车黄瓜到郑州中牟,第一次下高速也不知道什么要求,进了中牟菜市场,一扫码变成了黄码,后来才知道再做两次核酸就可以转为绿码。

(张建成此前和妻子跑车,资料图)

疫情下为了省钱也为了安全,我和侄子两个人一般不在饭店或服务区吃饭,一般找个地方自己做,车上带有做饭设备,还备了四个水桶。我们两个人就住在驾驶室。安全问题不担心,我就担心油箱被偷,有一次出发时油箱加满,夜里在路边休息时没太留心,第二天发现油被偷了,得跑三趟才能把损失补回来。

现在干货运确实不容易,风险比较大,我自己没有遇到困在高速上或路上几天的情况,倒是经常刷视频看到热心人给被困司机送食物的报道,有些感动又有些心酸。我还害怕下不了高速无法卸货,非常麻烦,但是也总不能掉头拉回去吧?我希望跑车的伙计们都能顺利、平安。

来源:大象新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