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探访上海航津路货车司机:温饱没问题,等着活多起来

2023-02-15 21:04:00 474

摘要:“被困一个多月”“没有菜,没有油,就靠面汤维持生命”……前不久,一名集装箱卡车司机在抖音上发了一段视频,讲述自己滞留上海的艰辛。实际情况如何?5月3日,大江东工作室前往视频所述地点“浦东新区航津路1800号”一带探访。“温饱没问题”,很多好...

“被困一个多月”“没有菜,没有油,就靠面汤维持生命”……前不久,一名集装箱卡车司机在抖音上发了一段视频,讲述自己滞留上海的艰辛。实际情况如何?5月3日,大江东工作室前往视频所述地点“浦东新区航津路1800号”一带探访。

“温饱没问题”,很多好心人送来物资

从地图上看,航津路是临近上海集装箱外高桥码头的一条公路。跟着导航穿过杨高北路,沿航津路跨过外环运河桥,直到航津路桥。路两侧停满集装箱卡车,约有上百辆,基本是上海车牌。

有辆卡车车头晾着衣服,路边放着锅碗瓢盆,司机坐在驾驶室休息,东哥与司机张伟涛攀谈起来。

38岁的他是上海某货运公司集卡司机,河南周口人。“我过春节后出来的,因为疫情,这3个月大多停在这里。”他说,最困难的是3月27日到4月13日那半个多月,被封控,没法出去拉货,“能填饱肚子就不错,有时一天只能吃两顿。”

4月13日后,司机能出去拉货了,陆续也收到政府发的物资。“温饱没有问题了。”张伟涛说。司机吃住都在车上,微信“卡友群”里,一说哪里发物资,他们就开车过去。“要是出去拉货跑单,也会让对方工作人员帮买点米、面、油啥的。

有一个叫“漂流哥”的河南爱心人士,拉着满满一车物资,从河南洛阳来到上海,为滞留的货车司机提供免费餐食。“热腾腾的面食,河南老乡都喜欢吃,排队领呢!”由于防疫要求,“漂流哥”4月18日启程返乡。

采访时,卡车司机们围上来,包括那位发抖音的司机老袁。他说视频是他5天前发的。大江东工作室去了他的卡车驾驶室,看到里面吃的不少。

老袁的卡车驾驶室。王伟健摄

老袁指着鸡蛋说,“这两板是上海好心网友‘球球’送的,这一板是上海汝阳商会送的。”数了数,有108只鸡蛋。“球球”还给他送了一箱面粉、零食等。而罐头八宝粥、榨菜、挂面则是“‘漂流哥’送的”。未拆封的纸盒是5月2日附近派出所送的,有饼干、面包、方便面、榨菜等食品。指着那一大包方便面,老袁说,“这是民政局送的,每个驾驶员都有。”

上海好心网友“球球”给老袁发来的信息,上面显示,“球球”送过肉类食品。王伟健摄

“航津路1800号”其实是一家社会停车场,供卡车司机有偿停放,因为疫情管控处于停业状态。一名来自河南周口的司机杨高升说,停车场在疫情期间主动给司机们供应过食物和热水。

“核酸结果出得慢”,有的司机不敢拉活

航津路上,司机们车停在路边,三三两两闲聊等待。巨云鹏摄

“现在的困难是活太少,生活有点难以为继。”张伟涛说,每周最多只能跑一趟活。

张伟涛是上海某货运公司的集卡司机,拿的是固定工资和绩效。“固定工资6000元左右,每跑一单以前赚400元,现在两三百。”他很郁闷,疫情期间一个月也就赚六七千元,而以前在一万三四左右。“好容易有单子,出去拉趟货,只拿200元。除去路上开支,基本挣不到钱。”过去,为节省高速通行费,高速和普通公路花插着走。但因防疫需要,只能全程走高速,支出也多了些。

3月以来,司机们处于半开工状态。“只能耗在这里,等老板电话,有单就去拉货。但货少了很多。”,前几天,张伟涛刚跑了一单,那是4月30日晚上,去浙江义乌装货。“我有通行证和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才能出车。到义乌后,有人在高速出口接我去厂里,装好货后再把我送上高速。整个过程,驾驶室都贴了封条,不能走出去。”他说,在义乌忙到5月2日凌晨三点货才装好,回到上海已是中午12点。

公司经营也难,基本是在硬撑,张伟涛说,“还给司机发保底工资——司机要是走掉,疫情后该没人干活了。”

“现在就是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太慢。”他抱怨,“昨天(5月2日)在张杨北路点位做了核酸,过了24个小时还没出来。”他拿出手机,上面显示最后两次核酸采样分别是5月2日14时44分和5月3日10时52分,但直到3日15时,2日的采样“正在检测中”。

“要是活派了,核酸结果没出来,把人急得团团转。”他说,如果24小时出不了结果,等到厂里拉上货,48小时有效期就快过了,就上不了高速。为此,有的司机不敢拉活。

眼下逐渐复工复产,接活的机会多起来了,司机杨高升也希望检测结果能快点出来。“附近有做核酸的点位,之前是收费的,24小时开放。5月1日开始免费了,可时间从早8点到晚8点,其他时间段就没法采样了,感觉不方便。”杨高升说。

“就要复工了”,有了活会好起来的

一名司机热线咨询回乡办理离沪证明问题,未获解决。巨云鹏摄

司机老潘和张伟涛不同,没和物流公司签合同,自己单干。“帮公司拉一次货就收一次钱。”老潘没有固定工资,现在也没什么活,就让公司把车开走了,自己也不想干了。

一名执勤民警说,按规定,马路边不允许停车,但疫情期间没活拉,卡车停在这里,他们尽量人性化处理。

“最大愿望是能回老家。村上同意接收我回家了。”老潘想和同乡开小车自驾回家,这要办离沪证明。老潘当着大江东工作室的面,拨打了一个综合咨询热线。工作人员表示,老潘此前也打过电话,已记录他的个人信息并提交相关部门了,“但我们没权力开离沪证明,你等等看有没有人联系你”。

工作人员给他一个防疫办的号码,约下午3点钟,老潘又拨打这个号码,未能接通。

一位民警说,货车司机们吃住在车上,没有固定居所,无法找居住地开具离沪证明。民警告诉大江东工作室,他们充分理解集卡司机,时不时就送些生活物资过来,偶尔有人出现不满情绪,他们也会耐心劝导,“他们给上海做了贡献,疫情期间都不容易。”

“就要复工复产了,等有了活儿,你们就会好起来的。”民警宽慰这些卡车司机。

作者:王伟健 赵丹彤 巨云鹏

来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上海频道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