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56岁女货车司机大年初一带着小孙子送货:年要过钱要挣打扮也要好看

2023-02-15 21:11:59 463

摘要:原标题:从开四家店到负债百万,56岁女货车司机大年初一带着小孙子送货:年要过钱要挣打扮也要好看新春佳节阖家团圆,但对很多货运司机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尤其是过去三年,他们的生意频频被疫情管控阻断。疫情放开后的这个新年,一些货运司机没有选择回家...

原标题:从开四家店到负债百万,56岁女货车司机大年初一带着小孙子送货:年要过钱要挣打扮也要好看

新春佳节阖家团圆,但对很多货运司机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尤其是过去三年,他们的生意频频被疫情管控阻断。疫情放开后的这个新年,一些货运司机没有选择回家和家人团聚,他们依然穿梭在大街小巷,奔走在为千家万户送货的路上。

初一带着小孙子跑单

年要过钱要挣

打扮也要好看

货拉拉平台的女司机不多,今年56岁的武汉人黄群英就是其中一个。

今年年三十,黄群英和妈妈、儿子以及妹妹家一起过的,妹妹掌勺做了顿大餐。大年初一,她就打开了软件,开始接单,“新年头几天单量比较少,出去跑了几单,都是往附近送点生鲜产品,每单三四十块钱。”

为了有过年的味道,黄群英专门烫了个发,货送到时客户看到她时还愣了一下,“大家都觉得货车司机就是灰头土脸的,我就是要打破别人的固定思维,事情要做得好,打扮也要好看。”单子不多,黄群英也要保证跑300块左右的流水,平台一有单子跳出来她就手痒痒,“初一那天,10岁的小孙子还跟着我一起出去跑了一单,他开心我也很开心。年要过,钱也要挣。”

虽然岁月没在黄群英脸上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但每一个知道她年龄的人都会好奇,工作那么多,为什么要做个货车司机?

黄群英是武汉人,之前在重庆开美容院,生意做得还不错,鼎盛时期有四家门店。然而,三年前开始的疫情改变了一切。店面陆续关掉了,还欠了近百万的外债。“从有到无再到负,落差太大了。”她说,“武汉又是当时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不要说投资了,找份不错收入的工作都很难。可人总要活下去,即使在城市静止时货运也是在动的,那我为什么不试试开货车呢?”

一开始黄群英应聘了当地一家物流公司,租了一辆4米2的大货车,因为经验不足,上来就刮蹭了,好在心态好,学得也快,慢慢就上手了。“开大货其实很有意思,加上我是女性,不少同行一看是女司机开大货,都夸我很帅!”不过一段时间下来,她的身体有点吃不消了,转而开起了面包车,成了一名货拉拉司机。

最喜欢跑长途

曾经一路跑了20多天

曾经是风光无限的美容院女老板,打扮精致进出开着小轿车。现在是货拉拉女司机,每天风尘仆仆开着面包车穿梭在城市里送货,心理没落差是不可能的。最开始,黄群英连朋友圈也不敢发,生怕让人知道自己在当货车司机,家里人也不理解,责怪她做什么工作不好,非要去开货车。

“不过好在我心态好,说不定老天就是叫我换种活法,那我就要快乐地活,把过去全都丢掉重新来过,回到我的快乐时光。”新认识的客户和朋友也被黄群英的积极乐观影响,亲切地叫她乐姐,“以前那些事业还不错的朋友看到我这么积极在开车,慢慢认同我了。只要我跑得好,每个月都能实打实拿到钱,债总能还上。”

当货车司机前,黄群英一直坚持每天早上5点起床,出门跑个10公里,现在每天开车挺累的就不跑了,改给新能源货车充电,因为早上的电费至少要便宜三分之一。

虽然是女司机,黄群英无论是单量还是技术都完全不逊于男司机。她说自己最喜欢跑长途,最好是能去一个自己之前从未到过的城市,一路都能看到不同的风景。

去年黄群英接了一单生意从武汉出发前往北京,为了不放空回来,在北京又继续接单去了天津,就这样,她一路去到了青岛、襄阳、邯郸、广西北海、柳州、桂林等地,从北到南,总共花了20多天时间,每到一个城市她都要去逛一逛看一看,“胶州湾跨海大桥太漂亮了,桂林山水真的是甲天下!只是到北方时没有准备厚衣服,把我给冻惨了。”

本科毕业开货车

“小目标”是买特斯拉

年三十晚上,货车司机朱鑫源一个人吃了顿简单的年夜饭,之后习惯性打开手机,搜索到附近一家洗浴中心,他在那里凑合了一晚。和父母通话拜年后,母亲给他发了个小红包祝他新年快乐,“没觉得孤单,也不觉得苦,洗浴中心里人还挺多,大家一起说说话看看春晚,比住宾馆热闹多了。”

过年不回家,朱鑫源觉得春节是个很好赚钱的时间窗口,“过年期间车少,每单除了里程费外,客户还会加小费,如果遇到急单,甚至小费会超过本身的里程费几倍。”这不在前两天,就有个70多块的单子愣是加到150块,可惜他手速慢了没抢到。

26岁的朱鑫源大学学的是投资学,本科毕业后再家帮父母打理一些小生意,事情不多让他萌生了出门闯一闯的念头。和黄群英一样,每到一个城市,他基本都会在当地接单,接了去哪的单就在哪里落脚。

“我开的是厢式货车,车上准备了一张充气床,春秋天我就住车上。冬天比较冷,就去洗浴中心凑合一晚。”他说自己不想租房,免得被束缚住,“只是为了睡一觉,省下的时间不如多睡会儿,看着是苦了点,但好在年轻能坚持。”

每天跑10个小时,有时候能到14、15个小时,即是放到吃苦耐劳的司机群体里,这股子拼劲也很少见。开货车刚满半年,朱鑫源的流水就冲到了平台前列,每个月能到20000多块。

当然,这里面也有小技巧。每到一个城市,朱鑫源都会先去了解当地大型批发市场在什么位置,什么时候出货最密集,在合适的地点和时间点蹲守,让他经常能斩获大单,“接单其实就和打仗一样,时间段错过了就错过了。”

每个月,朱鑫源都会给父母打点钱,偶尔也给妹妹点零花钱或者买点小礼物。今年,他给自己买了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犒赏自己的辛苦付出。他说自己这么拼是因为有个小目标,:“我想买特斯拉!我一直梦想开跑车,但跑车太贵也不实际,特斯拉还是可以努力努力的。前几天特斯拉还降价了,离小目标又近了一步。”

说杭州好我就来了

下火车就买了一辆二手车

冯生平在杭州没什么朋友,年夜饭是在临平的出租房里过的,“买了点卤菜,炒了两个小菜,一个人简简单单也挺好。”过年期间,他一直开着手机软件,有合适的单会立马下手。只是今年运气不好,看到的单子性价比都不怎么高,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家里看电视打发时间。

冯生平今年48岁,甘肃康县人,做货车司机3年多。在平时,他每天起码得接三四个大单或者六七个小单才敢收工,保证流水在500元左右。

做货拉拉司机之前冯生平干过不少工作,做过保安,送过外卖,也做过快递员 。“做保安没那么累,但赚不到什么钱,做快递员和送外卖,只要肯吃苦也能赚到些,就是每天工作时间太长了,和小年轻比身体有些吃不消了。我自己又没啥技术,听说开货车时间能自由些。”

决定了当司机,冯生平就马上去考了驾照。10月考出后,11月就花7万买了辆中面注册成了货拉拉司机。在青岛跑了一年多后,又听人说杭州生意更好,转头5万把车卖了,买了一张票义无反顾地登上了来杭的火车,“当时我在萧山南下的车,那边有很多卖二手车的,我想都没想就跑去定了辆车。”

养二手车比养新车节省不少,刮蹭了也不心疼,只要跑得勤快,几个月就能收回成本。现在冯师傅每天早上8点前一定出车,晚上8点左右收工,每个月的流水都在1万多。每次卸货时即使客户没选搬运服务,他也会主动搭把手,客户对他的评价都是“很热心”。

在杭州开货车的一年多,冯师傅几乎把杭州的大街小巷都跑遍了,“杭州很漂亮,政策也很好,打算留在杭州多干几年。”他说:“新的一年希望自己身体好一点,赚钱就顺其自然吧,最希望家里一切平安就好。”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熊文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