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网约车司机里的少数

时间:2023-02-15 21:26:07 | 浏览:2685

她们开车“吃饭”。下午两点,单子渐渐少了,百合要找一个便利店“吃两口顶一会”。中午饭点是打车高峰期。因此她一般选择挺到下午两三点,再去买些高纤维饼干、包子、肉肠、卷饼之类的坐在车上吃。5分钟左右解决,稍事歇息就开始备战下午四点半开始的晚高峰

她们开车“吃饭”。

下午两点,单子渐渐少了,百合要找一个便利店“吃两口顶一会”。

中午饭点是打车高峰期。因此她一般选择挺到下午两三点,再去买些高纤维饼干、包子、肉肠、卷饼之类的坐在车上吃。5分钟左右解决,稍事歇息就开始备战下午四点半开始的晚高峰。休息也是平台的强制要求:开满4小时会强制收车。如果在晚高峰的时候被强制收车,对百合来说不划算。

谢霏会在平峰期的时候选择去充电然后吃饭。谢霏中午有的时候就吃一块饼干,晚上收车才去“吃顿好的”——上海30多元的一份粉面套餐对她来说就是一顿“好的”。

谢霏会在平峰期及收车后去充电,这时候单价最便宜。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 供图

叶明荟有天晚上八点还没吃上饭。趁着给车充电,她去觅食。天晚了,许多店已歇业。最终她找到一家干捞螺蛳粉——老板说马上准备打烊,她是当天最后一位顾客。

她们是网约车司机里的少数。百合去考网约车从业资格证的时候,五六十个人里面只有3个女性。叶明荟说,在广东佛山开专车的一共就15个女司机。

她们都期待开着车,或多或少地获得一些自由。

始于还“债”

叶明荟是贵州人,嫁到广东顺德,至今开了4年网约车。

在做女司机之前,叶明荟和丈夫开了10年的废品站,收纸皮,铝铁铜之类。先存放着,到价格上涨卖出,挣差价。后来她又辗转开过饭馆,也以失败告终。

当时她每个月还要还4000多元车贷,入不敷出。一次打车,她问司机开网约车能否兼顾家庭。司机告诉她要想兼顾家庭,就不要想着能挣多少钱。叶明荟想着,开网约车能挣点还贷的钱,不用事事向丈夫伸手,又能给孩子买他们爱吃的。如果在厂里上班,孩子有事,还要向组长班长请假,看人脸色。

同样是为了还车贷,百合成为了兼职的网约车司机。她主业是在一家小型贸易公司做文员。

2018年前后,百合开了个网店卖手工针织制品。当时做了个爆款,一个月的营业额一下子从4千到了1万9。针织制品一直是百合的爱好,她一度认为自己能在这个行业深耕,各种社区活动曾经是她的主战场。2022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原因聚集性活动取消,快递也发不了货。

两个月期间,收入实在太低。她想着儿子以后结婚,需要钱置办房子、车子、酒席;自己离退休还有10年,需要稳定的收入交社保。于是她找到了现在的工作:一个朝九晚五的文员。她所在的公司一共三人:老板,老板弟弟和她。5000元钱一个月,每天的工作是做账开票,维护关系,老板兄弟俩若是不去跑销售,她便事不多。

百合今年41周岁,用她的话说她这个年纪“想蹦跶,招人的公司也不给机会”。公司离家20公里,她想着买辆代步车。13万的车,她贷了4万的款,贷了一年,每月要还3000元钱。就这样,她想到了开网约车。百合盘算着要是一个星期能跑满1000元钱,她就能把贷款还上,还有余钱。入冬后为了省电,她不开空调,给每个座位铺了发热垫,毛茸茸黑漆漆的,整套三百元。坐垫耗的是点烟器12伏小电池的电,不是耗整车的电,人坐上去就自动开。

33岁的谢霏开车也是为了还债。她在上海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主机游戏店。前夫家暴出轨,谢霏果断和他离婚,独自抚养儿子。他们的离婚官司打了一年,离婚判决书下来以后,又因为房产打了两年官司。两年中,谢霏没有收到过前夫给孩子的抚养费。直到前夫拿到自己房子的折价款,才把抚养费“补”上。打官司需要资金,谢霏问亲戚朋友借钱,但没人愿意借给她。原先婚姻给她遗留了很多债,打官司也花了很多钱,还债的同时也要养活自己和年幼的儿子,于是谢霏决定开网约车。

在朋友圈发了一个考网约车人证的短信后,就有人想给她介绍工作,有亲戚给她送成人纸尿裤,还有人问为什么。谢霏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后来很少和人说起自己开网约车。

谢霏的车技不错,自2015年上路以来,她开车从没剐蹭过别人,如果被别人被剐蹭了,她看不是很严重,也不计较。有一次,一个出租车司机在等红灯的时候倒车,撞到了她的车牌。她看稍微碰到一点,说:“没事,你走吧。”那个司机很惊讶,一个劲地说“谢谢”。谢霏想着开车的人都不容易,如果计较的话,这个司机十之八九会被判违章,违章200,得再跑好几单,何必为难对方呢?

出车之外

百合公司旁边的一个公园停车场提供充电的地方,停车收费时间是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前半个小时免费。所以百合计算好,早上六点半左右到达停车场,7点半之前离开,到公司补觉。百合每天从家里出发到充电处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晚上回来,已是半夜。百合的丈夫也在离家20多公里的地方上班,如果高速堵车,到家很晚。百合一段时间不收拾,家里就乱七八糟,她一般看不过眼就选早点收车,回家收拾。

百合的儿子现在上了大专,当了班长,现在又在参加技能大赛,两周回家一次。儿子回来,百合会带他吃点好吃的。除此之外,百合周末总是出车的。

叶明荟还是希望多点时间陪伴她的三个儿子,两个上初一,一个上小学。

她一般早上7点出车,19点收车。她回忆起两个大儿子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她晚到家,就会打连环电话,过几分钟,十几分钟就打一个。

叶明荟一般一周六天出车。周六打车人多,她和儿子说要去“冲单”——达到一些单量,会有相应奖励。儿子会说:“你永远都是冲单的啦,永远不用管我们的啦。”她会说晚上回来给他们带好吃的。

周日叶明荟会睡到自然醒,给儿子们做点好吃的,或者带他们爬山,野餐。“那些是不怎么花费钱的喽,因为赚的钱比较辛苦。”说完,她就哈哈笑起来。野餐也很简单,只有一上午的时间,做饭来不及,叶明荟会去买点鸡脚,面包之类,带到公园吃。一般到下午她要出车,有的时候,拗不过孩子们撒娇,她就会陪他们一整天。

周一到周五,叶明荟5:40起床。两个上初一的儿子6:50要到校,小儿子8点钟到校。她一般把三个儿子叫醒,到楼下饮食店买点早饭,送完大的,再送小的,然后出车。

平台有预约单——凌晨预约号,第二天早上去接,叶明荟害怕孩子赖床自己来不及去接,又扣分又扣钱,她就干脆不接预约单。

叶明荟的丈夫是开车运输建筑材料的,往年经常加班。她19:00收车,要是丈夫加班没做饭,她就自己解决或者让公婆顺便帮她打包一份晚饭。小儿子由爷爷接回家,两个大儿子要上晚自习上到21:30。吃完饭,冲个凉,她就去接两个大儿子放学。回到家,便是入睡的时候。周而复始。

平时,公婆觉得她跑车辛苦,帮忙接小儿子,给孩子们做饭洗澡。有一次婆婆被摩托车撞了,公公要去医院照护。她16:30就得收车下班,接小儿子下学。如果去到远处,她两三点就要赶回来。到晚上两个哥哥会帮忙盯着弟弟写作业。

而谢霏很多时候只能一个人扛。谢霏从小在父母争吵和打架的环境中成长。父母说就养到她18岁,所以她很早就出来干活了——她做过餐饮、金融销售、贷款中介。

“开车在路上,真的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吃颗糖,听听歌,或者开在马路两边看看马路上的人和车,记一下路,是谢霏在路上排解寂寞的方式。

她白天出车,工作日一天跑10~12小时,周末用来看店和照顾儿子。早上出车前,谢霏要送儿子上学。虽然父母有时会帮忙照顾孩子,有一次她父母在孩子面前打起来。孩子很害怕,当即哭了。

为了早点回家多陪伴儿子,谢霏晚上回家的时候不接单。本来她可以20点到家,但接个顺路单的话,得拖到九十点钟才能回去。所以尽管有的时候从上海的最北边到最南边——她的家,要六十公里,将近一百块钱,占一天流水的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她还是会选择空车回去。

在线八小时,谢霏空驶时间3小时。

每晚收车回家,儿子会说:“妈妈,我们开始今天的深夜聊天吧。”谢霏和儿子就会开始交换一天的见闻。

疫情前后

疫情三年,顺德没被封控过,只要有48小时或者24小时核酸就可以跑车。叶明荟一直跑车,丈夫在厂里上班,平时周一到周六公婆帮忙照顾孩子,家里也一直没时间收拾。

2022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叶明荟的孩子停课两周。公婆说:搞不定孩子学习啦,你们自己带吧!她休息了两周,在家盯着孩子不让他们玩手机,这是她跑车以来休过的最长时间。她趁着休息时间,把家里的鞋子全部洗了一遍,柜子都擦了一遍。尽管“一天没得休息”,但可以在家陪着孩子,给他们做点好吃的,她觉得很幸福。

而对于谢霏来说,疫情封控意味着被切断经济来源。2022年上半年,上海疫情期间,她被封控在家,没法出车,三个月没有收入。但是欠下的债务仍需偿还,她只得又贷了六万块应急。“明知这样拆东墙补西墙不行,但也没办法。”

谢霏的店铺开在大学城里,解封后大学生没返校,冷冷清清。沿街店铺关了许多,大楼里很多教育机构也不开了。

因为封控期间又借了六万元钱,加上别的债,她每月要偿还三万元的债务。自己跑车和开店的收入,全部用来还债,甚至出现债套债的情况。那时候,她每天去开车,想着自己这一天的收入都是用来还债。甚至每天不想去开车、去挣钱,在躺与起之间不断地拉扯。

平台显示的收入占比。

终于,2022年11月份的时候,谢霏的债还清了,她觉得“无债一身轻”。现在她工作日开车,周末看店,闲暇时间陪儿子,不用拼命挣钱还债,自己的时间变多,她的心里踏实。

去年12月疫情管控调整后,谢霏照样出车,但街上人很少,路上单量不多,一天的流水只有400多元。

元旦前的周六,百合跑了6小时,流水157元。

元旦后百合跑单数据,两个小时不到,流水71.8元。

后来她自己也“中招”,恢复起来再出车时街上已是人头攒动,一天的流水至少600元。她说:“今天四小时没停过,乘客还说打不到车,我都是单子没结束就已经进下一单了,连平时没什么单的地区都是一刻不停。”除此之外,跑单有高峰流水加速,还多了下午2点到4点出车的午市奖励,夜高峰也提前到了晚上八点。

高峰补贴

需要司机自己买的流水加速卡

“女司机”

百合有一次到小区门口接人,发现前面一辆网约车突然停下不动,司机下车走向旁边草丛解手。

“我好羡慕,你知道嘛!”百合笑着说。

女司机不好去路边解决,要么去加油站,要么去商场。先得在停车场找到车位,疫情期间需要扫码进入,然后找到厕所。很多商场一楼没有厕所,还得上到二楼。这样一趟,可能会耽误十到二十分钟。有些公共厕所门口有出租车停车位,可以停20分钟,但是网约车停在上面,就会被说违停。

谢霏怕喝太多水又不方便找厕所,尽管她会在车上备一个一升的水壶,但她每次都不会喝完。

她见过的充电站的厕所,男用的比较多,有一间是专门的男士小便池,另一间是男女混用的。狭窄拥挤,地上有很多水以及肮脏的脚印。大便压在马桶圈边上。有的电站周围没有厕所,或者厕所比较远,就有人在电站附近尿尿,谢霏有时候一开车门,一股尿味,使她作呕。

谢霏看到的充电站的厕所。

生理期期间,谢霏需要经常更换卫生巾,这也就意味着她需要经常去卫生间。这减少了她开车的频率,有时自己生理期头痛,就待在家休息。

另一个让谢霏觉得尴尬的是加入的网约车司机群。她开始跑车以后,有一个带教老师傅联系她,拉她进群,说方便交流。群里鱼龙混杂,有想找婚外情的等。虽然平台不允许私自加客人微信,但是群里会有人说加了女乘客的微信,还有的人会对女乘客的穿衣打扮品头论足。有的人甚至偷拍了女乘客发群里。带教师傅不仅不会制止,还会加入讨论。她一般不会理会这些,只看那些讨论路况和接单的信息。

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一个人看她说话,发现她是女生,就追着她问她结婚没,连着问了两天。谢霏怼他,那个人还反骂她。谢霏告知了带教师傅和群管,仍然不是很受重视,她一气之下退了群。

谢霏本来是很喜欢涂口红的,但是疫情期间,开车需要佩戴口罩,她觉得涂了也是白涂,就放弃了。平时头发用夹子随意一夹,涂个防晒霜就出门。

专车司机要统一穿西装西裤,“女司机可不可以不要也戴这么长一个领带?”叶明荟说。做网约车司机四年,叶明荟不时遇到别人对“女司机”车技的怀疑。有次,一位上车的男乘客紧张地反复叮嘱她开慢点,尽量保证安全。叶明荟不解,这个男人就解释说妻子车技不好,自己被吓了太多次,会习惯在她旁边叨叨。叶明荟就说,“她本来会开的,你在旁边一个劲叨叨,她就不会开了嘛。”

一车脚印和四斤车厘子

开车久了,有些烦恼是乘客带来的。

百合记得有一次在厂房接了一个单,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孩子,脸和手黑黑的,拿着一包零食在吃。一路上,小孩在车里上蹿下跳,动来动去。路过一个路口,百合把左转弯绿灯看成了直行绿灯。当时还有倒计时十几秒,百合想要加油门过去,到了很前面才发现是左转弯绿灯,她一脚猛刹下去。百合能感受到小孩跌到前排椅背上了。她有些愧疚。到了目的地,女人发现自己的手机找不到了。百合对她说可能是自己刚刚刹车刹猛了,手机掉到车里哪个位置了。她到后座帮乘客一起找。一拉开车门,映入眼帘的是一车灰白色的脚印。百合有些不悦,拿出湿纸巾,一边擦着脚印一边找手机。在副驾驶座位下面找到手机以后,女人一声不响带着孩子离开了。

还有一次,百合在职大接一个女学生。她定位在一个门,人却在另一个门。百合打电话过去,那个女生说:那你来接我呀!百合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女司机也有与乘客相互温暖的时刻。

有一次叶明荟和一个乘客聊到她的三个儿子,那个乘客正好去别人家做客要送礼,半道下车去买水果,给叶明荟带了四斤车厘子,说给她三个孩子吃。

叶明荟记得有的时候她去东莞或者深圳,找顺风客回来。有女生打到她的车,会很开心地说:姐姐打到你的车真好。从东莞到佛山正常打车要五六百元,顺风车只要百来元。而且那个时候很晚了,不安全,也难打车。

女司机谢霏时不时会收到平台的提醒。

在路上,特别是到了夜间,女性的安全感稀薄起来。

有一次,一位男士喝醉了,拉住叶明荟的袖子问她要电话号码。她告诉他再这样拉,等一下一车人都会挂掉的。他朋友见状,忙来拉住那人。

如果走得比较远,叶明荟会把车窗锁好。在高速公路上,她时常看到有一些女子把车停在高速路的转角处,没有监控的地方打着双闪。车上挂着个牌子说和老公吵架,没有带钱包和手机,问过路车讨钱吃饭,或是支付高速费。她不敢停车,径直开过去不理睬。

有的人喝酒醉得趴在地上,需要人抬进车里。叶明荟赶紧锁车门,没人陪同她就不接。拍了照片报备,取消订单。

一次,百合的车上来了两个男顾客。一身酒气。百合心里一阵没来由的紧张。她把目的地不断放大,发现都是大块面积的颜色,路很少,像是农田。两人短暂交流了一阵,用着百合听不懂的外乡话。百合的紧张不断浓烈。快到目的地,百合发现周围没有想象中暗,像是厂房。乘客先开口:就在这停下来吧!百合一边截单,一边松了口气。

半夜三更的,很多小区里没有灯,把乘客送到小区里面,谢霏经常找不到出口,或者走进死路。有一次乘客让她在小区一路往前开。往前开之后发现是死路,两边全停了车。她也没法掉头,半夜三更,乌漆抹黑,她只能倒车回去。

但夜晚对谢霏来说,却是难得的自由时刻。她空车回去,路上没什么车。这时她会开快车,不用担心把后面的乘客甩来甩去,她可以吹风,会把音乐开得很大声,没事吼两嗓子。“那时候我很野的。”她说。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资讯

网约车严重饱和,司机已无单可接,加入网约车的司机却越来越多

网约车行业已严重饱和,尽管官方多次发文通告从业预警,司机已经面临无单可接的局面,却还阻挡不住大量网约车司机的加入。出现这样情况的城市不是单一指哪一座城市,而是整个全国各地都如此。就拿标志性的深圳来说,2019年官方颁布了85517张网约车驾

"网约车=滴滴"时代已去,263家平台激战网约车市场,聚合打车受追捧,司机多个平台抢单,频繁换平台有利可图

(图源:图虫创意)2021年7月,滴滴被暂停新用户注册并从应用市场下架,至今已超过8个月。在这期间,以高德为代表的聚合打车平台快速崛起,获得经营许可证的网约车平台数量持续增加,用户的打车习惯也在悄然发生变化。网约车平台增至263家打开高德地

网约车新规出台:未携带网约车运输证、驾驶员证将不再受罚

12月5日,交通运输部等六部门发布了《关于修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下调了对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驾驶员证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等行为的罚款数额,同时,还删除了未按照规定携带网

网约车老师傅的忠告:别太把网约车当回事,有单就跑,没单就撤

网约车行业注定是一个多劳但是不一定能够多得的行业。在网约车行业中,你所看到的高流水背后,其实都是充满了各种辛酸,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些狠人,对于这些狠人来说,无论是淡季还是旺季,这些人的流水都会比较亮眼,即便是在当下行业淡季的情况下,这些狠人依

腾讯、华为相继入局网约车背后:有机构预判,2025年我国网约车交易规模将超8000亿元

每经记者:崔智明 每经编辑:孙磊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腾讯出行正在微信内测网约车服务,用户可以通过微信“我的-服务-出行服务”或在微信小程序搜索“腾讯出行服务”进行打车。而就在本月初,华为也已推出了众测版打车应用“Petal出行”

网约车终于出手了,出租车被清退出局,禁止出租车加入网约车行业

网约车行业再次发生巨大变动,禁止出租车加入网约车,禁止出租车巡网混合营运。据了解近日上海出台政策,按道路运输局通知,(关于禁止巡网混营情况的工作意见),要求各巡游出租车企业,禁止“一车两价”“巡网混营”的行为。出租车司机如果注册了网约车平

网约车合规管理见成效,294家网约车平台取得经营许可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杨天悦12月9日,交通部发布2022年11月网约车行业数据显示,该月网约车订单共计5.08亿单;截至今年11月30日,全国共有294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501万本、车辆运

一月网约车合规率超80%,网约车基本告别无证时代,好事还是坏事

网约车合规率是指驾驶员和车辆均获得许可的订单量占比,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双证齐全的司机,合规率一直被看作网约车行业规范化的关键数据,而最新的数据显示,一月份网约车合规率已经超80%,网约车基本告别无证时代。考不考双证,成为司机的一个心病在以前合

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6月份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

来源:交通运输部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截至2022年6月30日,全国共有277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环比增加3家;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453.0万本、车辆运输证183.7万本,环比分别增长3.1%、4.3%。网

10年网约车血泪泣诉:2022,我再也不开网约车了

共享出行在这两年过了风口之后,也进入了萧瑟期。尤其是网约车司机感受最明显。从原本的满怀期待,到如今的逐渐失落,多少网约车司机熬坏了身体、耗干了青春,就为了不多的银钱。又有多少司机在入坑滴答出行、阳关出行、一喂顺风车等平台后,悔不当初。一、身

网约车服务哪家好?杭州网约车2021年度服务质量测评结果出炉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燕为规范网约出租车经营行为,完善网约车行业诚信体系,提升服务水平,杭州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委托第三方机构,对2021年在杭实际运营网约车平台企业,组织开展了服务质量测评并形成专业报告。测评除第三方提供的车容车貌、安全驾

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发布9月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

中新网10月13日电 13日,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发布9月份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据统计,截至2022年9月30日,全国共有286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环比增加4家;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481.6万本、车辆运输证1

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修改:无网约车驾驶证最高罚两千元

新京报讯 据交通运输部网站12月5日消息, 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发布关于修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决定。全文如下:交通运输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公安部 商务部 市场监管总局

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2022年7月份网约车行业运行基本情况

哈尔滨通报“钓鱼执法网约车司机”:相关人员严肃处理

松北区对区交通局运管站相关人员执法不规范等问题进行严肃查处针对网上反映6月11日晚,松北区交通局借用人员杨云博在网约车上因吸烟被制止而引发的问题,松北区交通局运管站周兴旺等人在执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松北区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项调查组,依法依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小霸王学习机萍乡新闻头条网防溺水安全知识网康佳电视评测网东方航空股票卡西欧手表罗姓宝宝起名网携程旅游资讯网刘若英歌迷网王祖蓝影迷网花艺培训网向涵之影迷网海南椰子鸡澳大利亚旅游网防晒霜品牌网
网约车司机网-为您提供最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区司机招聘信息和司机求职简历人才信息,帮助公交叉车小车出租车司机求职者、叉车司机招聘、挖掘机司机招聘、铲车司机招聘、吊车司机招聘、挂车司机招聘、货车司机招聘、塔吊司机招聘、小车司机招聘、网约车司机、与企业搭建最佳的招聘司机和驾驶员介绍的信息、每天更新大量最新司机招聘职位信息,助人才求职找工作,找好工作、上网约车货车司机人才网。
网约车司机网 15393.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