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城市“守夜人” | 合肥代驾司机:“摆渡人”守护夜晚归途

2023-05-27 22:29:21 595

摘要:大皖新闻讯 “老板,需要代驾吗?”3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赵军(化名)站在合肥市滨湖区一家饭店门口招揽着线下代驾的单子,在收到代驾平台上发来的订单后,他立即骑着电动车,奔向了1公里外的目的地接客户。像这样的代驾生活,赵军已经干了8年,每晚...

大皖新闻讯 “老板,需要代驾吗?”3月10日晚上10点左右,赵军(化名)站在合肥市滨湖区一家饭店门口招揽着线下代驾的单子,在收到代驾平台上发来的订单后,他立即骑着电动车,奔向了1公里外的目的地接客户。像这样的代驾生活,赵军已经干了8年,每晚从7点半出门,一直会持续到深夜12点,一个月下来,可以赚5000元左右。

驾驶员晚上兼职代驾8年

赵军是合肥本地人,今年38岁,家住蜀山区陈村路社区。大约从8年前开始,赵军接触代驾行业,利用自己的“驾驶”技术,干起了兼职。 “原本是在步行街夜市摆地摊,卖毛绒玩具,守摊子不自由,还需要和家属两个人一起去,没法照顾孩子。”赵军说。

后来,赵军身边有朋友干起了代驾,赵军本职工作就是驾驶员,驾驶技术很过硬,对代驾也挺感兴趣,于是,和朋友一起搭个伴,跑起了代驾。 “反正都是晚上出来干,我一个人出来就行了,晚上人少车少,路上还好开一些,代驾收入也更稳定,赚得比卖玩具还多些。”

每天晚上7点半,赵军吃过晚饭后就出门,一直干到深夜12点才回家。 “现在一天可以接五六单,能赚200块钱左右。”如果遇上周末,赵军就会多干几个小时,一直干到凌晨3点,这样熬的时间长一点,可能又可以多接几单。

入行8年来,赵军一开始是在线下接单,自己守在饭店门口等单, “开发”客户,价格谈妥就走。后来,他渐渐转到了代驾平台。 “平台虽然要抽成,但是单量会多一点,对代驾、客户的保障性也都会好一点。”

每家大饭店门口,都有几名代驾不约而同地在等单,同行之间或许不认识,但也不妨碍攀谈闲聊几句。有客人散场出门时,则会一起上前去看看。 “就问问有没有需要代驾的,可以‘报单’,从平台直接扫码下单,这样更方便,客人不用等,我们也不用多跑路。”但大多数的单子,还是代驾平台“自动派发”, “一般是直径范围3公里以内,但实际距离可能不止,有时候接一单要跑四五公里。”

最多一单赚了2700多元

代驾按里程收费,所以接到距离远的“大单”,代驾们更喜欢。

“在合肥市内,一单划到一两百元,就算大的了。”赵军说,平台设置8公里内为起步价,10点以前是35元,10点之后为46元,12点之后则56元起步,超出以5元/公里计算,大多数的代驾单子集中在50元到70元左右, “也就是跑12公里到15公里的样子。”

代驾8年中,赵军接过最大的一单是从合肥跑到上海,至今提起,赵军还“美滋滋”的。 “客户开车来合肥办事,但喝了酒,回不去了,第二天又有事,必须要回去,只好找代驾了。”赵军说,接到单子后,他还有些诧异,以为目的地弄错了,他立即通过电话与客户确认地点,没想到真的是代驾去上海。

接单时已是晚上9点多,赵军一路开了7个小时,才到达上海,将客人送到后,已是凌晨4点多钟。赵军在附近找了一家店,吃了些东西,休息一下,然后,又立即坐上地铁,前往车站,购买高铁票返回合肥。 “那一单不错,代驾费有2700多块钱。”赵军说,这样的“大单”出现概率非常小,干了8年,他也只接过那么一回。

不过,代驾去合肥周边区域,有时候还是能接到的,比如去六安、长丰、三河,他都接过。 “六安跑过几次,一趟大概在400多块钱。”赵军告诉记者,像此类“远途单”,大概占订单总量的20%,如果被平台派上这样的单子,就像中了“奖”。赵军笑着说, “反正都是按里程计算,跑长途上高速肯定更划算啊,一晚上跑一单就够了。”

有最“远”的单子,赵军也接过最“近”的单子。 “我记得那一次,我刚把车挪出来,启动上路,客户就说改主意了,现在不走了。”然后,赵军又按客户要求,调头把车子给停回原位,但是,平台计价已经开始了,所以,收了个起步价35元。

赵军说,在代驾过程中,已经到达代驾出发点,却遇到客人临时“取消”单子,是最失望的。 “特别是有些下雨天,代驾少,叫代驾的时间就会长一点,距离可能也远一点,等我们到了,客人等不了,已经打车走了,却忘了在平台取消‘代驾’,所以,接到此类‘无效订单’,就是白跑一趟。”

深夜街头见证百态人生

8年间,具体接了多少单,赵军也记不清了,但形形色色的客人却给赵军留下了深刻印象,下单代驾的客人中,男性较多,女性偏少,清醒的较多,烂醉的较少。

赵军曾接过一个醉酒客人,上车就睡,到了目的地,怎么也叫不醒,最后报警才解决。 “是一个外地客人,住在经开区一家酒店,在市区吃完饭叫了代驾,上车睡着了,平台上紧急联系人是他母亲,人也不在合肥,我不知道怎么办,就报警了。”最终,耗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一单搞定。

不过,像这样深度“醉酒”的客户偏少,赵军告诉记者,自己接的单子里,基本都是“清醒”状态,他们有些人在车上仍在谈工作,也有一些刷刷手机、听听音乐,有一些则打了一路的电话。还有一些客人喜欢和代驾聊天, “有一次遇到一个男客户,上车就感觉到心情不太好,一直唉声叹气的,然后,开始跟我吐槽,他老婆出轨了,问我怎么办?”赵军说,这把他也给问蒙了。

赵军还遇到过一些非常客气的客人,他们看着代驾辛苦,会说几句暖心的话,还会给一些小费,几十块、上百块都有,有一些客人则会给一些吃食。 “有个客户非要给我一个西瓜,说特别甜,硬塞给我,然后,我装背包里,沉甸甸的,背回家了。”还有烟、饮料、矿泉水等等,赵军都收到过。

难缠的客户也有,为了几元钱,会在深夜的街头斤斤计较。 “平台计费是实收,但有一个预估价,有时候实际价格和预估价有出入,客人就不愿意。”赵军说,遇到这种情况,为了省事,他会主动减免几元钱。

几年代驾跑下来,赵军发现单量相较于前几年下降了。 “相比三四年前,现在明显少了,以前晚上是一单接一单,可以跑500块,现在接了一单,要慢慢等下一单,一晚上有200块就不错了。”赵军说,整体单量在下降,此外,代驾人数在增多,让市场趋于饱和了。

不过,一个月跑下来,能赚上五六千元,赵军也很满足了。 “能赚一点是一点,还会继续干下去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赵军回家的时间也提早了, “除非周末,现在基本在晚上12点前结束,不太敢熬夜了。”结束一晚上的工作,赵军有时候会直接回家,有时候遇上周末,也会约着“代友”,一起去吃顿宵夜,填填肚子。

3月10日晚上,赵军的运气不错,一共接了7单,跑完最后一单,已是凌晨近2点,他盘算了一下收成, “今晚有600多块钱,非常不错了。”赵军开心地说。

大皖新闻首席记者 朱庆玲 通讯员 季云冈 李炜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